六合神算心水论坛 > 六合神算心水论坛 > 正文

《陈涉世家》原文加字音

更新时间: 2019-06-05  

  陈胜者,阳城人也,字涉。吴广者,阳夏人也,字叔。陈涉少时,尝取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慨气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二世元年七月,发闾左适戍渔阳,九百人屯大泽乡。陈胜、吴广皆次当行,为屯长。会天大雨,道欠亨,度已负约。负约,法皆斩。陈胜、吴广乃谋曰:“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陈胜曰:“全国苦秦久矣。吾闻二世少子也,不妥立,当立者乃令郎扶苏。扶苏以数谏故,上使外将兵。今或闻无罪,二世杀之。苍生多闻其贤,未知其死也。项燕为楚将,数有功,爱士卒,楚人怜之。或认为死,或认为亡。今诚以吾众诈自称令郎扶苏、项燕,为全国唱,宜多应者。”吴广认为然。乃行卜。卜者知其指意,曰:“脚下事皆成,有功。然脚下卜之鬼乎!”陈胜、吴广喜,念鬼,曰:“此教我先威众耳。”乃丹书帛曰“陈胜王”,置人所罾鱼腹中。卒买鱼烹食,得鱼腹中书,固以怪之矣。又间令吴广之次所旁丛祠中,夜篝火,狐鸣呼曰“大楚兴,陈胜王”。卒皆夜惊恐。旦日,卒中往往语,皆指目陈胜。 吴广素爱人,士卒多为用者。将尉醉,广故数言欲亡,忿恚尉,令辱之,以激愤其众。尉果笞广。尉剑挺,广起,夺而杀尉。陈胜佐之,并杀两尉。召令徒属曰:“公等遇雨,皆已负约,负约当斩。借第令毋斩,而戍死者固十六七。且怯士不死即已,死即举大名耳,达官贵人宁有种乎!”徒属皆曰:“敬受命。”乃诈称令郎扶苏、项燕,从平易近欲也。袒左,称大楚。为坛而盟,祭以尉首。陈胜自立为将军,吴广为都尉。攻大泽乡,收而攻蕲。蕲下,乃令符离人葛婴将兵徇蕲以东,攻铚、酂、苦、柘、谯皆下之。行收兵。比至陈,车六七百乘,骑千余,卒数万人。攻陈,陈守令皆不正在,独守丞取和谯门中。弗胜,守丞死,乃入据陈。数日,呼吁召三老、好汉取皆来会计事。三老、好汉皆曰:“将军身披坚执锐,伐无道,诛暴秦,复立楚国之,功宜为王。”陈涉乃立为王,号为张楚。当此时,诸郡县苦秦吏者,皆刑其长吏,杀之以应陈涉。 陈胜王凡六月。已为王,王陈。其故人尝取佣耕者闻之,之陈,扣宫门曰:“吾欲见涉。”宫门令欲缚之。自辩数,乃置,不愿为通。陈王出,遮道而呼涉。陈王闻之,乃召见,载取俱归。入宫,见殿屋帷帐,客曰:“夥颐!涉之为王沈沈者!”楚人谓多为夥,故全国传之,夥涉为王,由陈涉始。客收支愈益发舒,言陈王故情。或说陈王曰:“客笨,颛,轻威。”陈王斩之。诸陈王故人皆自引去,由是无亲陈王者。陈王以朱房为,胡武为司过,从司群臣。诸将徇地,至,令之不是者,系而罪之,以苛察为忠。其所不善者,弗下吏,辄自治之。陈王信用之。诸将以其故不亲附,此其所以败也。 尝:已经。 佣耕:被雇佣去给人耕地。佣,受人雇佣的人。 辍:遏制。 之:去、往。 怅:失望。 恨:悲恨。 苟:若是。 无:不会。 若:你。 慨气:长叹。 燕雀:泛指小鸟。这里比方见识短浅的人。鸿:大雁。 鸿鹄:天鹅。这里用“鸿鹄”比方志向弘远的人。 发闾左:征调穷户苍生。闾左,秦时贵左贱左,富者栖身正在闾左,贫者居正在闾左,所以,闾左为麻烦人平易近。 适戍:发配去守边。适(zhé):通“谪”,发配。 屯:停驻。 皆次当行(háng):都被编入谪戍的步队。当行,当正在征发之列。 次,编次。 会:适逢,刚巧碰到。雨:下雨。度(duó):估量。 负约:误期,过了刻日。 亡:逃亡。 举大计:策动大事。指起义。 举,策动。 等死:同样是死。 死国:为而死。死:为.......而死。这里的“死”是“死国可乎”中的“死” 苦秦:即“苦于秦”,苦于秦朝(的)。苦:苦于。 立:立为国君。 数(shuò)谏:屡次进谏。 故:来由。 上:皇上,指秦始皇。将(jiàng)兵:统率戎行。指扶苏奉秦始皇之命和蒙恬领兵北防匈奴。 或:有的人。 或闻:有的人传闻。 公元前210年秦始皇东巡病死于沙丘(今巨鹿),胡亥勾宦官赵高、丞相伪制遗诏,逼扶苏。事详卷六《秦始皇本纪》。 怜: 爱戴。 诚:果实。 诈:。 唱:同“倡”,。 宜:该当。 然:准确。 乃:就。 行卜:去占卦。行:进行。 指意:指,通“旨”,企图。 这句的意义是说,然而你们向问吉凶吧。 卜之鬼乎:把工作向卜问一下吧!卜之鬼,就是“卜之于鬼”,“于”字省略。 念鬼:考虑卜鬼的事。念,考虑、思索。 威众:威服世人。 丹:朱砂。这里是“用朱砂”的意义。 书:写。 罾(zēng):鱼网。这里是“用鱼网捕”的意义。 固:本来。 以:同“已”,曾经。怪:以……为怪,对……感应奇异。 间:黑暗。之:去、往 次所:行军时姑且驻扎的处所。间令:黑暗 丛祠:森林里的神庙。 夜:天黑当前。 篝火:用竹着火,这里是用篝火拆做“磷火”。篝,竹笼,这里做动词用,意义是“用着”。 狐鸣:做狐狸嗥叫的凄音。狐:像狐狸一样。 陈胜王(wàng):王,指称王。 旦日:第二天。 往往:四处。语:谈论。 指目:指指导点,互相以目示意。 目:用眼睛凝视着。 素:一向、历来。为用:即“为其所用”的省略。为:被。亡:逃走。 忿恚(huì):使(尉)愤怒。忿:。恚:愤怒。忿恚为同意,可曲译为“愤怒”;此处要注释为使法。 笞: 用竹条(或) 剑挺:剑拔出鞘。挺,拔。 而:表衔接。佐:协帮。并:一并 藉第令:藉:假使 第:暂且,勉强 令:可以或许 毋:不。 而:表转机,但。固:本来。 已:止。 宁:莫非。 种:这里是“家传”的意义。 平易近欲:人平易近的希望。 袒(tǎn)左:显露左臂,做为起义的标记。 为:建。 而:表顺接。盟:盟誓。 下:攻下、霸占。徇: 攻占(地盘) 比:比及。 乘(shèng):辆。古时一车四马叫做“乘”。 骑(jì):一人一马。 独:只要。 弗:不克不及。 乃:才。 入据:进入并占领。 会:。 计事:议事。会计:商议。 身被(pī)坚执锐:身上穿戴坚忍的铠甲,手执锐利的兵器。被,同“披”,穿。 无道:指不义的。 道:事理。 :“社”是地盘神,“稷”是谷神。后来就用做国度的代称。

  课文注音 夏(jiǎ)辍(chuò) 嗟(jiē) 鸿 鹄(hú) 闾(lǘ)左 适(zhé)戍(shù) 当行(háng) 度(duó)已负约 以数谏(shuò jiàn) 上使外将(jiàng)兵 陈胜王(wàng) 罾(zēng) 间(jiàn)令 祠(cí) 篝(gōu)火 忿恚(huì)尉 毋(wú) 笞(chī) 宁(nìng)有种乎 为(wéi)坛而盟 蕲(qí) 铚(zhì) 酂(cuó) 苦(hù)柘(zhè) 谯(qiáo) 会(huì)计事 稷(jì) 以应(yìng) 通假字 【发闾左适戍渔阳】“适”通“谪”,发配 【固以怪之矣】“以”通“已”,曾经。 【为全国唱】“唱”通“倡”,首发。 【将军身被坚执锐】“被”通“披”,穿。 【卜者知其指意】“指”通“旨”,企图。 古今异义词(加粗字) 【等死】 古义:同样 今义:期待 【卒中往往语】 古义:四处 今义:经常 【楚人怜之】 古义:爱戴 今义:可怜 【而戍死者,固十六七】 古义:十分之六或七,表分数的约数 今义:表整数的约数,十六或十七 【藉第令毋斩】 古义:即便,假若,表假设关系的连词 今义:常用认为凭仗,假托义 【今亡亦死】 古义:逃走 今义:灭亡 【又间令吴广之次所旁丛祠中】 古义:黑暗 今义:间隙 【将军身被坚执锐】 古义:亲身,本人 今义:人,动物的 【今诚以吾众诈自称令郎扶苏、项燕】 古义:若是 今义:诚意,简直,实正在 【比至陈】 古义:比及 今义:比力,例如 【会天大雨】 古义:适逢,刚巧 今义:.碰头等 【会计】 古义:计事 今义① 监视和办理财政的工做,次要内容有填制各类记帐凭证,处置帐务,编制各类相关报表等。 ② 担任会计工做的人员。 【篝火】 古义:指用竹的火 今义:指正在野外燃起的一堆一堆的火焰 【或认为死,或认为亡】 古义:有的人 今义:或者,也许 【呼吁召三老、好汉取皆来会计事】 古义:有声望和有地位的 今义:才能出众的人 词类活用 【大楚兴,陈胜王】 王:动词,称王 【尉果笞广】 笞:用鞭、杖或竹板打 【全国苦秦久矣】 苦:描述词意法,苦于 【夜篝火】 夜:名词用做状语,天黑当前 篝:名词用做动词,用着 【狐鸣呼曰】 狐:名词用做状语,像狐狸一样 【置人所罾鱼腹中】 罾:名词用做动词,就是用网捕 【将军身被坚执锐】 坚:描述词用做名词,坚硬的铠甲 锐:描述词用做名词,锐利的兵器 【死国可乎】 死:描述词的为法,为……而死 【乃丹书】 丹:名词做状语,用丹砂 【法皆斩】 法:名词做介宾短语,按法令。 【固以怪之矣】 怪:意法,对……感应奇异。 【忿恚尉】 忿恚:描述词的使法,使……愤怒 一词多义 之: 辍耕之垄上(动词,到,去) 怅恨久之(语气帮词,补脚音节,无意义) 二世杀之(代词,他,指扶苏)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布局帮词,的) 次: 吴广皆次当行(编次) 又间令吴广之次所旁丛祠中(行军的逗留) 会: 会天大雨(适逢,刚巧碰到) 取皆来会计事() 将: 上使外将兵(率领,率领) 项燕为楚将(将领) 为: 为屯长(担任) 为全国唱(做为) 士卒多为用者(被) 为坛而盟(建筑) 书: 乃丹书帛曰(写) 得鱼腹中书(丝绸条,字条) 数: 广故数言欲亡(屡次) 卒数万人(几) 乃: 当立者乃令郎扶苏(表判断,是) 陈胜乃立为王(于是,就) 号: 呼吁召三老、好汉取皆来会计事(动词,呼吁) 号为张楚(定国号) 以: 以数谏故(由于) 固以怪之矣(同“已”,曾经) 今诚以吾众诈自称令郎扶苏、项燕(把) 祭以尉首(用) 取: 尝取人佣耕(和) 取皆来会计事(全,都) 行: 陈胜吴广皆次当行(行列) 乃行卜(进行) 行收兵(行军) 故: 广故数言欲亡(居心) 扶苏以数谏故(来由) 文言句式 【省略句】 1、守丞死,乃入据陈 “乃”的前面省略“起义兵” 2、广认为然 “认为然”是“以之为然”的省略 3、上使外将兵 “使”后面省略代词“之”,指扶苏 4、吴广素爱人,士卒多为用者 “为”后面省略了代词“之”或“其”,指吴广 5、令辱之 “令”后面省略代词“其”,指都尉 6、辍耕之垄上,“辍耕”前省略陈胜 【判断句】 1、陈胜者,阳城人也,字涉。(……者,……也 是尺度的判断句式标记 后演化为……者或……也 这都是判断句) 2、吴广者,阳夏人也,字叔。 3、当立者乃令郎扶苏。(乃……,是、为……) 【倒拆句】 1、祭以尉首——以尉首祭

  陈胜是阳城人,表字叫涉。吴广是阳夏人,表字叫叔。陈涉年轻时,已经跟别人一道被雇佣耕地。(有一次)他遏制耕做走到田畔高地上(歇息),因失望而叹恨了很久,说:“若是谁富贵了,不要互相健忘了。”被雇佣的人笑着回覆:“你是被雇佣耕地的人,哪儿来的富贵呢?”陈胜长叹说:“唉,燕雀怎样晓得鸿鹄的志向呢!”(注:如前面燕雀翻译为小鸟,后面鸿鹄必需翻译为天鹅。) 秦二世元年七月,(朝廷)征发麻烦人平易近去驻守渔阳,九百人停驻正在大泽乡。陈胜、吴广都被编入谪戍的步队,并担任驻守步队的队长。适逢全国大雨,道欠亨,估量曾经耽搁守边刻日。误期,按照法令都要被杀头。陈胜、吴广于是筹议说:“现正在押跑是死,策动起义也是死,同样是死,为国是而死,好吗?”陈胜说:“全国苍生苦于秦朝(的)好久了。我传闻秦二世是(秦始皇的)小儿子,不应当被立为国君,该立的人是长子扶苏。扶苏因多次劝谏的来由,皇上派他正在边外带兵。现正在有的人传闻他无罪,二世却把他杀了。苍生们大多传闻他很英明,却不知他曾经死了。项燕是楚国上将,多次立下和功,怜爱士兵,楚国人很爱戴他。有的人认为他死了,有的人认为他逃走了。现正在若是把我们的人假充自称是令郎扶苏和上将项燕的步队,为全国首发,该当(有)良多响应的人。”吴广认为他说的准确。就去占卜。占卜的人晓得他们的企图,说:“你们要做的事都能成功,能够立功立业。把工作向卜问一下吧!”陈胜、吴广很欢快,考虑卜鬼的工作,说:“这是教我们先威服世人啊。”就(用)丹砂(正在)绸子上写了“陈胜王”,放正在别人所捕的鱼的肚子里。士兵们买鱼回来烹食,发觉鱼肚子里绸子上写的字,天然就诧怪这事了。陈胜又暗使吴广到驻地旁的森林里的神庙中,天黑当前用篝火拆做磷火,做狐狸嗥叫的凄音叫道:“大楚兴,陈胜王。”士兵们夜里都很惊慌惊骇。第二天,士兵们四处谈论,都指指导点,互相以目示意陈胜。 吴广一向爱卒,士兵们多愿听吴广的差遣。(一天)守兵的两个军官喝醉了,吴广居心多次说想要逃跑,使军官愤怒,使(军官)责辱他,用来激愤那些士兵。军官果实用鞭打吴广。军官拔剑出鞘(要杀吴广),吴广跳起来,夺过剑军官。陈胜帮帮他,一同了两个军官。陈胜、吴广召集并呼吁所属的人说:你们诸位碰着了大雨,都曾经耽搁了守边的期间,误期就要被杀头。即便仅能免于斩刑,可是因守边而死的人有十分之六七。何况怯士不死倒也而已,死就要干出大事业,达官贵人莫非就是生成的贵种吗?所属的人都说:(你的)呼吁。于是就假充是令郎扶苏、项燕的步队,顺从人平易近的希望。显露左臂(做为起义的标记),号称大楚。(用土)建台,并(正在台上)宣誓,用(两)尉的头祭天。陈胜自立为将军,吴广为都尉。起义兵起首攻下大泽乡,收集大泽乡的戎行,攻打蕲县。蕲县攻下之后,就派符离人葛婴率领戎行攻取蕲县以东的处所,攻打铚、酂、苦、柘、谯等地,都攻下了。行军中沿收纳兵员,比及达到陈县时,(起义兵有)和车六七百辆,马队一千多人,步卒几万人。攻打陈县时,郡守和县令都不正在(城中),只要守城的官员正在城门洞里取起义兵做和。起义兵(一时)不克不及打败,(不久)守丞被人了,起义兵就进城占领了陈县。过了几天,召集乡官取本地有声望的人一路来议事。乡官取有声望的人都说:将军您亲身披着坚忍的铁甲,拿着锐利的兵器(指亲身加入和役),的、诛灭的秦朝,从头成立楚国,劳该当称王。陈胜于是立为王,国号“张楚”,对外要张大楚国,即回复楚国。正在这个时候,各郡县苦于秦朝的人,都赏罚那些本地各郡县的长官,他们来响应陈涉。